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腰冲刺花心哭忍撞)-乱 色 小说

  • A+
所属分类:短篇精品
摘要

“来,你还是先在我这边休息一下吧,你要是现在就回去的话,说不定你宿舍的那几个家伙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肯定会对你冷言冷语的,还是先休息一下,到时候我去给你找两件比较适合你的衣服,你穿着再回去。” “不了吧,我还是直接回宿舍,应该没人会发现的。我想好好的休息一

“来,你还是先在我这边休息一下吧,你要是现在就回去的话,说不定你宿舍的那几个家伙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肯定会对你冷言冷语的,还是先休息一下,到时候我去给你找两件比较适合你的衣服,你穿着再回去。”

“不了吧,我还是直接回宿舍,应该没人会发现的。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你还生着病呢,在这里我会打扰到你的。”说着说着靳小小就站了起来。

说实话,她是有点尴尬,因为老王此时身体还有反应呢,她回宿舍能安心一点,衣服也迫切需要换,穿老王的始终还是会惹人非议。

“你不怕你舍友说你呀?还是听爷爷的吧,我去给你找一身衣服过来。”

老王看着她裸露的肩膀,还有光光溜溜的大白腿,心里头总有一些想犯罪的念头了,实在舍不得她离开。

狠狠的摇了摇头,老王挺气自己始终改不掉这个毛病。

“没关系。上次她们就说我了,也不差这一次。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靳小小硬着头皮说。

她不想给老王添麻烦,怕这事会影响到老王。

她已经想好说辞了。

回去以后,如果被发现,她就说爬山摔跤了,虽然未必能糊弄过去,但只要那个男医生不把这事说出去,她自己自然也是不会说的,王爷爷也没有说出去的理由,这件事情只要他们三个人都不说的话,没有谁会知道。

“你能想通就好。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被人说这说那,只要自己能看开,其他的都不重要。”

老王听到她说出这么一番话,心里头也是好了很多,没这么担心了,也知道这个丫头在慢慢的变得强大起来。

“嗯!我能克服的。她们要怎么想那是她们的事,我管不了她们的嘴,但我能管得住自己的心,所以我再也不担心什么流言蜚语了!”

靳小小走了几步后,回头叮嘱老王说:“对了,王爷爷,等我回去了过后,你就好好的在家里面休息,今天就不要开门了,先把自己的身体给照顾好。”

“这些你尽管放心,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不要让我担心,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能照顾好自己的。”老王看着她挺开心的。

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腰冲刺花心哭忍撞)-乱 色 小说

老王突然产生了一些渴望,很想永远让这个丫头一直都留在自己的身边,不要离开自己。小姑娘太贴心了,比他的儿子好多了。

“好的,王爷爷,我知道了。您身体真的没事吧?我还是有点担心,累你跑一趟去救我。”

“你这孩子,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还那么多话。快走吧,爷爷没事。你看看我现在的这个精气神,这么好,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赶紧回去吧!”

“嗯!那行吧,那我就先回到宿舍了,等上课前我再来看你。”

靳小小对着老王点点头,随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一些离开了。

该来的还是躲不掉,靳小小一进门就被人说了。

“哎哟,我说靳小小,你怎么三天两头的穿成这样子回来呀?给我们表演时装秀呢?还是在外面被人劫财劫色了?”

秦欢正在里面化妆,为了美美的去上课,她起的也太早了。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靳小小有点慌:“我是去爬山了,跑步减肥,然后从山上滚了下来,衣服都被树枝刮破了,你不知道別瞎说。”

靳小小看着秦欢嘲讽的嘴脸,心里头特别的不舒服的。

“不会吧?大中午的你去爬山?还跑步?怎么这么好雅兴?奇怪,我怎么听人说你去医务室了?行吧,爬山就爬山,你担心个什么劲儿,怕我到处抹黑你呢?放心,我懂,我不会跟人胡说八道的。”

秦欢一点都没信,心里挺鄙夷的。

装什么装呀,说不定这清纯婊是跟医务室的男医生搞到一起了,她可是知道那男医生是什么人的。

不过那也没什么,秦欢心里明白得很,她们宿舍的女孩,没几个是洁身自好的,每个人都是依靠着外面的男人,才能过着这么舒坦的生活。

她秦欢也不是什么好女孩,好女孩子又怎么会去逗老王。

“你爱抹黑我也管不着,随便你吧。”靳小小知道秦欢口是心非,她难得的语气强硬,并没有因为秦欢说好话而对她好言相向。

她心里明白得很,有些事是躲不掉的。既然躲不掉,那就勇敢面对。她不想再为这些事情烦恼。

“哎哟,怎么这么说话呢?翅膀硬了?你就不怕我真到处说你坏话?”秦欢不依不饶的。

“说就说吧,你自己也好好想想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别总是威胁別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的很,你要是敢惹我的话,我也不怕撕破脸!所以请你好自为之。”

靳小小最近受太多刺激了,被秦欢一逗,顿时就炸毛了,竟是寸步不让的怼她。

秦欢是那种受不了一点点委屈的性格,平时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份,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

但靳小小的表现太过异常了,她觉得奇怪,就没有反击,只是眼神非常犀利的,静静的看着靳小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靳小小,你行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我不行,跟你比,我这算什么牙尖嘴利。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大家都是同一个宿舍的,干嘛不能好好的相处呢?你每次说话都带刺,別人总会有受不了的时候吧?”

靳小小不想跟她说了,衣服得早点换,要不然大家都看到了。

“呵呵!不错不错,那就这样吧。”

靳小小见她闭嘴了,心里挺开心的。

难得强硬一回,这战果值得骄傲。

靳小小穿好了衣服,对着秦欢一笑,有点挑衅的意味。

秦欢皱皱眉,倒没说什么,心想着靳小小肯定是受什么刺激了,还是先不要惹她的好。说实话,她这样挺让人害怕的,像个神经病。直觉告诉秦欢,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以后不好惹了。

一想到这里,秦欢顿时就打掉了内心中还想要再欺负靳小小的念头,回过头来梳着自己的头发,表面在梳头发但是内心当中还是在注意着靳小小那边有没有什么动作。

她挺后悔的,有点害怕以后要是起冲突,会不会被靳小小针对。她怪自己之前为什么要这个样对靳小小,要是之前没惹她,现在就用不着担心受怕了。

这人呀!一旦有了怯意,就会瞻前顾后。

秦欢这是怂了,她见靳小小还是时不时的看着她笑,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说:“你干什么?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直说,对我有意见也提出来,不用用这么诡异的笑容看着我,真受不了你。”

秦欢看着面前的这个靳小小此时此刻这般模样,心里头就有莫名其妙的慌张,也不知道为什么。

“哎哟!我的秦欢姐姐啊,我对你能有什么意见呢?真是的,我只不过就是心情好,所以才对着你笑,没別的,你心虚什么呀?”

靳小小这是彻底解放邪恶天性了,也可以说是刻意而为的心理战术,她就是喜欢看到秦欢这样,挺解气的。以往被欺负的怨气,一次过全释放了出来。

她再也不想再继续过以前的那种生活了,再继续过以前的那种生活的话,肯定会经常的受到别人的欺负的。

现在自己必须得强大起来不能够再让别人欺负自己了。

如果再让别人欺负自己的话,到时候又得让王爷爷为自己操劳,王爷爷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

人家可是真心想把自己当做成孙女来看待的,怎么可能每一次惹祸都让王爷爷来帮自己解决呢,所以靳小小已经在心里面打起了主意,不可以再这么软弱下去了。

“讨厌!谁心虚了?你没见我在化妆吗?你这样会影响到我,知不知道?你还是哪里凉快就待哪里去吧,免得在这里我们互相看着对方不耐烦。”

靳小小越来越古怪了,所以现在能够尽量不跟这个女孩子接触,就不要跟这个女孩子接触了,免得到时候这个女孩子说出来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那行吧,既然你嫌我碍眼,那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我先走了,上学去。”靳小小笑嘻嘻的离开了。

靳小小在的时候,秦欢没有显得非常害怕的,但是在靳小小离开了她的视线后,她顿时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哎哟,真的是吓死我了,这丫头疯了。”

她没看到,其实靳小小也在门外拍胸口,心说,以前的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子过,不过这样想起来还真的是挺舒服的,毕竟秦欢没有再敢拿自己去开刀了,把自己当做成一个笑话来看待了,这样生活未免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尝过甜头后,靳小小打定主意,既然现在都已经在别人的心目中烙下了这样的一个印象,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转变回来了,如果再转变回来的话,别人肯定把自己当做成一个笑话的。

想通后,靳小小蹦蹦跳跳的下楼去看老王了。

靳小小走到老王的房门口喊:“王爷爷,您在吗?没睡的话,我可进来了啊。”

“没睡,你赶紧进来吧,不要在外面受凉了。”老王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他挺开心的,没有想到这个丫头这么有心,说来就真来了。

老王本来躺在床上的,听到声音后翻身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去把门给打开了,把靳小小迎了进来,脸上是止不住的开心。

“丫头,你这脸色有点差啊,是不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是不是你刚刚的这个样子被其他人给看到了,然后说了你一顿了,所以你的脸色才会这么的不好啊。”

老王是一个非常的会察言观色的一个人,在看到了面前的这个姑娘现在的这番模样,就知道这个姑娘刚刚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然的话脸色怎么会比之前更加的差呢?

“王爷爷,你什么眼神呀?我脸色有差吗?明明就很精神。没什么事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这个事情了吧,我过来是想看看你的烧退了没。”

靳小小不准备把刚刚发生的事跟老王说,事情还是交给自己来处理,是比较好的,她不希望烦扰到別人。

“你这个丫头,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跟王爷爷说说看呗,说不定我还能够帮到你什么呢。”

老王对于这个事情还是非常的好奇的。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啦,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难不成还不跟王爷爷你讲吗,我可是把你当做我的亲生爷爷一样看待的,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肯定会同你讲的呀。”

老王还是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于是又说:“你这个丫头,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跟我讲,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面的,你跟我讲了过后,我也不会把这个事情说给别人听的呀,你还是跟我这个老人讲讲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有点事,但不是什么大事,算了吧,王爷爷,我们就不要再继续讨论了,你跟我说说为什么今天你知道我在医务室里面啊。”

“哦!这个呀……”老王笑着把自己找她的过程说出来了,靳小小听着挺感动的。

她在学校都没有什么朋友,经常觉得孤单。现在好了,她有了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以后有主心骨了。

“没了,就这样。现在轮到你了,快跟我说说你回宿舍以后的事。你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我一定要听,你可不能瞒我。”

见老王这么坚持,靳小小只好说:“好吧,就是我刚回到宿舍的时候,碰到了秦欢,她看我衣服那个样子,所以就问了我一些事情,也没什么,就是这样子的。”

靳小小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她不想老王替她担心。

“她说你什么了?不会是什么难听的话吧?以前我还觉得她是一个好姑娘呢,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真是让我太失望了。”